日喀则要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创业» 被疑因房产遭能力送精神病院女儿接受精神
被疑因房产遭能力送精神病院女儿接受精神
时间:2018-01-11 16:26:20 来源:日喀则要闻网 点击:7446

  有了11日晚上与唐美兰隔空对话甚至惊动110的那次采访经验,本以为向她求见朱金红只是奢望,同一事件的种版本律师、大伯和朋友们的讲述以下文字,完全是记者根据连日来采访朱金红律师沈如云、大伯朱颂林和她的同学、同事、朋友们时的一些记录整理而成(有录音、笔记和相关者文字材料为证),唐美兰在场时朱金红这么说“回家的第一晚没有谈房产”算上在监控里的首度“相见”,前晚在南通第四人民医院精神康复中心门前的“送别”,再加上昨天的正式会面——在记者眼里,朱金红身上这套桔色上衣、白色长裤,已经穿了至少三天,朱金红,女,1968年01月生,江苏省南通市三余镇人,南京大学经贸日语系毕业。

  大部分时候,都是唐美兰在说话,朱金红静静地听,不插嘴,不辩驳,只是偶尔会在母亲说起某件往事的细节时,对着记者摇头一笑,2018年,因受经济危机影响失业回国后,朱金红准备收回原先由其母唐美兰代为经营的北京、上海、南通三处房产,价值约600余万元”回家的第一晚,朱金红说自己八九点钟就上床休息了,记者问她,有没有和母亲提房产的事?朱金红摇了摇头。

  远在东北的大伯朱颂林,也曾接到唐美兰的电话,她在那头让一个自称精神病院医生的男子“证实”朱金红有病,其间,朱金红一位知心好友曾为此善意地“骗”她到医院做检查,结果是毫无问题,她这样描绘在医院的生活: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晚上7点睡觉;早饭是稀饭馒头加榨菜,午饭一般是肉圆黄芽菜拌饭,有时会有其它荤菜,晚上干喝稀饭;休息主要在病房,也有时吃完饭留在食堂和别人说会话;每天点两次名,然后就是吃药,“妈妈和我几乎寸步不离”偌大的唐家分为两部分,主楼两层由唐美兰夫妇住着,楼前隔院盖着几间平房则分租给了几家房客,所幸,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朱金红两次都得以逃脱。

  趁着邻居一拥而入,唐美兰忙着阻拦的当口,朱金红告诉记者,正门已经被唐从里面锁死,钥匙由她掌管,且在朱入院次日,唐美兰就向南通市崇川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认定“朱金红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以期将其名下所有财产交由她打理”而即便如此,用朱金红的话说,唐美兰几乎还是寸步不离她身旁。

  入院后,朱金红多次找机会向朋友、同学求救,并委托他们找到了之前有过接触的上海亚太长城律师事务所南通分所沈如云律师,请求法律援助,推开朱的卧室,房间约莫20多平方米,床、沙发、电视、衣橱一应俱全,“这个房间一直就是留给小三的,接她回来前我特意打扫过,很干净,时隔多日,事件随着热心人士疾呼、发帖而渐渐引起各方关注。

  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我想出去走走,但南通第四人民医院尽管已经承认朱“具备了出院条件”,但根据行业常规必须“谁送来谁接走”,否则坚决不放人,唐美兰立刻怒目圆睁,“不行,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最新的进展是,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南通市第四人民医院一边继续做唐和朱的说服工作,希望最后结果仍能按照所谓“常规”进行;一边勉强同意相关部门01月11日协调会上所决定的,由朱的同学朋友,在签订了一系列承诺书后接朱出院,后者表示,等她有时间陪着一起去,母亲唐美兰的讲述当然,对于上述的这个版本,事情的另一当事人唐美兰有自己的说法。

  一分钟之前还满脸笑容的唐立时爆发,“你们是为这个来的啊?那我就要对不起了,我要请你们走,不走我打110”尽管是这样的情况,但唐美兰却说女儿没有意识到她自己有病,外人也很难从表面上看出来”除了朱金红,和唐美兰同样形影不离的还有她背着的一个黑色挎包。

  ”这样的情况断断续续,后来朱金红还是与日本丈夫离了婚”但这个说法被唐美兰否认,她表示包里有钱包和手机,“电话多,背着方便,唐美兰说,女儿离婚后行踪不定,做母亲的担心她出意外,就想带她到医院治疗。

  她坚决认为,女儿即使已经出院了,“但病还没好透,你看她还老说我这儿不好,那儿不是,这就是没好透嘛”因为怕女儿反抗,唐美兰特意让当时在派出所当民警的大女婿开了小女儿有精神病的假证明”但朱金红表示,她已经被强迫吃了半年多药,吃得浑身没力气,“我真不想再吃了。

  她声音洪亮,喜欢在说话时不停挥舞双手;她说起女儿的“病情”时常会突然老泪纵横;她认为所有认为女儿没病的人都是居心不良,“想图谋财产”;她提起过法律,说如果女儿真没病,自己就是在犯法;她的爆发力在说到女儿房产问题时达到高潮,“如果不写委托书,就是病没好透,我是不可能把她接回来的”唐美兰起身上楼,我入院第二天才听说刘医生是我的主治医生,入院当天根本没有和刘医生见面,这违反了正常的看病程序,■我在这里要吃两种以上的精神病药物,吃得我一个正常人感到全身酥软无力(药里含有大量镇定剂类物质),如果我说不吃,就有10几个护士和护工围着我,拿出绳子想绑我吃“电针”,他们还说“电完还得吃”,所以我不得不吃,■我郑重请求卫生局领导救救我,让我早些出院。

  他们都是在无偿为我奔走,此遗嘱是我真实意思的表示,特指定我大伯朱颂林及沈如云律师和杨晓晓(朱金红同学,记者注)为我遗嘱的执行人,这是个怎样的母亲?与唐美兰打交道是在01月11日下午,记者费尽周折拨通了她三余镇家中的电话,向她道明了身份”“还有吗?”此时,唐美兰的身影已完全消失,朱金红对着面前江苏电视台同行的摄像机镜头,迟疑了片刻,突然睁大了眼睛,很严肃地说,“网友们,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我是朱金红,我很正常,我是一个正常人,我已经回到家。

  中央台的记者骗了我,电视里全是胡说八道,我要去北京,找派出所告他们,”然后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而两秒钟之后,她的语调又恢复平静,“你说你是哪里的记者?南京的?噢,那可以的,我可以对你讲的”说着就将身子拦在朱金红和镜头之间,“不是让你们不拍嘛,怎么还拍?”电视台同行放下机器,“我们没拍,就是看看,你放心,有证件?现在证件全是假的。

  而且多次起身,对引起其怀疑的记者们的手机、采访笔甚至钥匙扣进行检查,确认不是摄像机后再紧接着解释:“我被偷访弄怕了,太紧张了,三余镇距离南通市区约60公里,路程过半时记者手机响了,“你是刚才那个人啊?”在得到记者确认后,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你不要来了,你来干什么?我不见你,肯定不会见你,”记者又是一番苦口婆心地劝说,“你不要来,我肯定不会见你,唐美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问,“如果没有那三套房子,你们还会来采访我老太婆吗?”她其实错了,朱金红本人亲笔写就的“求救信”和“遗书”,才是此事吸引广大读者观众如潮关注的源头。

  实在不愿就此与老太擦肩而过,记者硬着头皮继续赶路,“我们为朱金红担忧,也是在为我们自己每一个人呐喊,小楼内虽灯火通明且时闻咳嗽低语,却始终没人应门”昨天,一个始终关注事态进展并为朱金红建群的网友给记者发来短信,他说他们在感激相关部门殚精竭虑促成朱金红出院的同时,更乐于见到,从此以后,这一事件能够从家庭内部走上和睦解决之途,毕竟骨肉亲情,血浓于水,他告诉记者唐美兰不在家,在记者表示刚刚看到其人后改口,“现在太晚了,不见”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日喀则要闻网 地址:日喀则市人民二路国贸广场85号1单元306 电话:0891-25628521

藏公网安备3219655416004号 网站备案:藏ICP备1063985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藏网文[2017]1774-969号 藏ICP证761005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an-gre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日喀则要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