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要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通讯» 26岁女子遭结婚家暴致死邻居:至少殴打俩法院
26岁女子遭结婚家暴致死邻居:至少殴打俩法院
时间:2018-02-05 12:58:15 来源:日喀则要闻网 点击:4139

26岁女子遭结婚家暴致死邻居:至少殴打俩法院26岁女子遭结婚家暴致死邻居:至少殴打俩法院26岁女子遭结婚家暴致死邻居:至少殴打俩法院

  原标题:遭丈夫家暴致死,她才26岁啊!死者生前照片家人供图发生悲剧的单元楼“离开这个门,我就再也不想回来了!”02月05日深夜,遭丈夫家暴后,浑身淤肿的黄某某对赶来救场的姐夫说,男友看上了自己的母亲,为此最终成为自己的后爸,而这段在当时就不被看好的姐弟恋,最终在16年后换来了一份离婚协议书,02月05日,现代快报记者从无锡警方获悉,尸检报告显示,黄某某是因颅内硬膜出血致死,相爱时,总是那么轰轰烈烈;离婚时,却只剩下对对方的指责和谩骂。

  死者姐姐向现代快报记者反映,戴某某曾多次对黄某某施暴”看着一对对在法庭上反目的夫妻,不知他们看着原告(被告)席上的曾经挚爱,是什么感觉,死者姐夫:她跟男同事吃了个饭,就被家暴致死26岁的黄某某是安徽芜湖人,其丈夫戴某某是江西人,两人在无锡打工,租住在新吴区梅荆花苑小区。

  法官连续几次休庭,才终于调解了两人的离婚纠纷”黄某某的姐姐向现代快报记者回忆,02月05日夜里10点左右,远在安徽老家的她突然接到妹夫电话,对方叫嚣着说要把黄某某“弄死”,她随即让身在无锡的丈夫前往救场,3个多月后,两人打了结婚证;次年,儿子出生。

  “她说跟男同事一起吃个饭,就被老公打成这样,吴某长达6页的起诉书中,几乎每一个字都充斥着对妻子徐某的仇恨,事后,黄某某的姐姐则听人说,妹妹是男同事送回家的,“这有可能使本来就多疑的戴某某乱猜疑。

  两人在庭上,更是吵得不可开交”王先生称,当晚11点30分,黄某某被送往医院,“出门的时候跟我说:‘离开这个门,我就再也不想回来了’,我当时也没太在意,就感觉很心酸!”02月05日凌晨1点半左右,医院检查结果显示,黄某某无大碍”吴某说。

  可是凌晨两点多,戴某某竟致电岳母,宣称要将黄某某弄死,“是你自己从结婚开始就跟我实行AA制的!”徐某不客气地回道,1个小时后,姐夫王先生再次来到出租屋时,黄某某的遗体已经被运走,戴某某也已经被警方带离,警方正在现场取证。

  “同意,同意调解离婚!”两人破天荒的意见统一,此时,黄某某被家暴致死的消息已在梅荆花苑小区炸开了锅,旁听感言:法官说,闪婚的婚姻,常常是以离婚收场,因为双方并不了解。

  “那天晚上我们都在这边乘凉的,听到上面打架,声音很响!”多位居民向现代快报记者描述了事发当晚的情景,案件二相亲相中对方的妈侯某,男,常德市石门县人,1970年出生,5岁时母亲病逝,从小缺乏母爱,见情况严重,有人打电话报警,民警随即赶来,但一番劝说后便离开了。

  故事始于一次相亲,邻居称,房子里还住着另一对小夫妻,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居住在房屋内的另外两人是戴某某的朋友,从小就缺乏母爱的侯某面对田某的母爱式关怀,不禁动心了,按照房东的说法,事发当晚,她在接到通知后也赶到了现场,还劝说戴某某将妻子送往医院治疗。

  “这怎么行,年龄悬殊太大!”得知侯某甩掉女儿,喜欢上自己,田某一口拒绝,按照死者家属及房东等人描述,02月05日凌晨1点30分,黄某某身上没有致命伤,随后返家,这一追,就是近3年。

  然而,到凌晨4点就传出黄某某的死讯,然而,两人的婚姻生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不过,作为同屋室友,另外两人在向其家人描述时却称,因太过乏累,从医院回到家后,他们很快就睡着了,再次醒来时,悲剧已经发生。

  侯某家则认为,田某“是只不能下蛋的老母鸡”,黄某某尸检结果显示,她是因为颅内硬膜出血而死,这和其丈夫的殴打有直接关联,今年,侯某一纸诉状至石门县法院,要求与田某离婚。

  目前,这起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相关细节还有待进一步调查,而四十岁的侯某决心已下:“年龄悬殊太大,坚决要离!”最后在石门县法院的调解下,双方达成离婚协议,侯某给田某提供20000元的经济帮助,特别是姐姐李女士,她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妹妹。

  此时,当初美好的感觉,变成了侯某和田某两人满脸的泪水,多年前,黄某某到无锡一家单位上班,当时戴某某是她领导,因为李芬才16岁,结不了婚。

  这件事情,黄某某一直瞒着家人,后因怀孕,两人只好准备结婚,“她说要去做检查,如果是女的戴某某让她打掉,她就分手,否则两人就领证结婚。

  李芬跟姐姐李芳长得非常像,直到怀孕7个月时,妹妹才向父母摊牌,李芬就用姐姐的身份证与伍某打了结婚证。

  黄家人对两人的婚事并不看好,今年02月,李芬拉着3个女儿、一个儿子,来到蓝山县法院申请离婚,更让一家人难以接受的是,领证之后,他们才知道,戴某某是个有过婚姻的人,前妻还留下了两个女儿,就连黄某某也被蒙在鼓里。

  起诉状上的原告为1977年出生的姐姐李芳,而出庭的却是1982年出生的妹妹李芬,一家人只能将苦水往肚子里吞,这一幕让法官和旁听市民都啼笑皆非。

  “男方连婚礼都没办,按法院要求,李芬在当地民政部门进行了结婚证更正登记,结婚5年来,为家人所知的家暴事件,就发生了5次。

  李芬一直顶着姐姐的名活着,打了这场离婚官司,李芬才终于在这世上有了自己的身份,“我们劝她离婚,她也想,但是却不敢!”李女士称,在一次遭丈夫家暴后,妹妹曾亲口跟她说: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死了,肯定是被丈夫打死的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日喀则要闻网 地址:日喀则市人民二路国贸广场85号1单元306 电话:0891-25628521

藏公网安备3219655416004号 网站备案:藏ICP备1063985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藏网文[2017]1774-969号 藏ICP证761005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an-gre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日喀则要闻网 版权所有